• 因分手生怨恨 男子挥刀砍向前女友 2019-01-18
  • 山西平陆黄河湿地变身“天鹅湖” 2019-01-18
  • 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从不发生月环食 2019-01-17
  • 开年9个交易日 券商密集"拜访"112家上市公司 2019-01-17
  • 被"花式围猎"的贪官自述曾想做个驾驶员就很知足-要闻 2019-01-16
  • 中国国际游客赤字或超1亿人次,旅游企业呼吁签证便利化 2019-01-16
  • 当前位置 :

    拆易建难:俄国防科研盲目改革后果分析

    2014-11-25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汪川 金韬访问次数:

    港龙彩票平台 www.seoforyahoo.cn 俄罗斯三位退役少将弗拉季米尔•德沃尔金、弗拉季米尔•奥斯特罗乌霍夫和米哈伊尔•博尔久科夫,2014年10月29日在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上发表题为《被试验的科学研究所》的文章,以近几年对俄罗斯国防部第4中央科学研究所的改革实践为例,直言俄罗斯国防科研盲目改革。三位退役少将认为,由于决策过程不公开,官员对行为不负责,改革监督不专业,对实施结果无检查,谢尔久科夫主导的军事改革对俄罗斯军事科研工作和整个军队及国防工业造成重大损失。文章呼吁俄罗斯国防部高层停止盲目的改革实践,避免“瞎折腾”,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军事科研的健康、专业发展,为国家正确的战略决策提供支持。

    一、俄罗斯三位退役少将的主要观点

    三位退役少将认为,给军队和国防工业造成重大损失的谢尔久科夫的改革后果,在最近及将来还将在很大程度上产生不良影响。国防部草率决定、走马灯式地干部任免对国家安全和俄罗斯经济造成了破坏。

    (一)盲目的军事科学研究机构改革,学术流派接近崩溃边沿

    作为承担俄罗斯武器装备发展战略研究的国防部各中央研究所,包括被称作俄罗斯主要的战略力量研究机构和最重要的战略思想中心的俄国防部第4中央科学研究所,在谢尔久科夫改革过程中,这个协调而高效的军事科学研究系统被逐步破坏了。没有进行任何研究就改革国防部各科学研究所,不断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各研究所2009年底、2010年初,包括全部领导人在内的全部军官从研究所退役,被改成纯民间机构,令成百上千的研究军官退役。但2011年4月起又重新招募现役人员。2012年谢尔久科夫离任后,盲目改革并未停止,2013年国防部又将所有科研中心按属性交还给各军兵种。短短几年的折腾,曾被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四星海军上将查尔斯所“嫉妒”的,俄罗斯数十年所保留下来的学术流派接近崩溃边沿。

    从更广泛的层次上来讲,俄国分析家安德列•德米特里耶夫认为,科学:无论是基础科学,还是部门科学,都因90年代的改革而蒙受巨大损失。如果说基础科学在俄罗斯科学院框架内还得以保留,那么没有具有出口潜力的大型企业牵引的大部分技术中心已经消亡??蒲辛煊蚋母锏拇砦笫贾彰挥械玫礁拘缘赜行Ь勒?,反而继续在军队改革中错误前行。

    (二)国防科研改革盲目以美为师,脱离本国实际

    2013年3月,普京总统在国防部全体负责人员扩大会议上发言时指出:“如果军事研究不得到像样的发展,无论是有效的军事学说,还是军事技术学说,都无从谈起,总参谋部各机构也不能有效地工作。我们需要恢复失去的权威而专业的军事研究所,将其与发展中的军事教育系统相整合。”

    随后进行的军事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体制改革在实施过程中却未深思熟虑,操之过急,在没有深入调研和总体规划的情况下采用了美国模式。

    像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那样,将军事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合并为中心,看上似合理,但却忽略了俄罗斯长期形成的良好传统与研究人员的实际问题。像美国那样科研中心和军事高等院校的相对独立,而科研部分以一体化的形式存在的模式,以俄罗斯却是行不通的。

    (三)改革决策缺乏总体规划,没有监督纠错措施

    过去和现在进行的改革决策过程不公开,决策完全将由军队官僚执行。实践证明,军队官僚对其行为不负任何责任。对整个改革和军事科学改革进程都没有进行真正的、独立的专业监督。无论在改革构想上,还是在其实际实施中,都未对结果进行及时的检查,未对所犯错误进行纠正。因此过去和现在一直都有不少失误和不协调的地方,以及由此造成武装力量和国家开支巨大。这一问题的现实性在目前情况下越来越突出。

    (四)对国家和国防部高层的建议

    一是刻不容缓地停止军事科研领域中盲目冲动式的改革实践;

    二是尽可能采取所有措施促使经验丰富的高水平学者返回院校和研究所,逐步解决研究和教学活动的整合任务。

    三是恢复和扩大成立隶属于国家领导人、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的专业独立委员会的做法,由后者就军事政策方面最重要的问题制定规划和方案。他们能在广泛和准确的信息的基础上对所有安全问题制定摆脱部门利益的多种方法,并能使总统、职能部和部门采纳深思熟虑的远景战略方案。

    二、俄罗斯军事改革中国防科研和工业领域中暴露的问题及启示

    自2003年以来,俄罗斯军队进入了体制变革阶段,由俄罗斯军事政治领导层确定的其基本方向总地来说是正确和符合俄罗斯国家安全在21世纪初所面临的现实挑战的。正如俄科学院院士A•G•阿尔巴托夫2013年7月11日在莫斯科卡耐基中心举办了主题为“俄罗斯军事改革:现状与前景”的研讨会上认为,几乎所有的计划措施都是正确的。但一切在贯彻时是绝对错误的。

    (一)俄三位退役少将联名上书,说明纠正改革的失误已刻不容缓

    从俄三位退役少将联名上书的急切心情,我们可以看出俄罗斯国防科研改革已到了急需停止盲目行动、重新调整改革规划与改革措施的时候。改革没有方向性问题,但如何及时纠正失误不仅是俄罗斯也是中国需亟待正确面对的问题。在改革过程中,建立独立于各利益集团之外,直接向国家或军队最高决策者负责的专家型监督机制是非常必要的。

    (二)俄罗斯军队和政界领导人对军事改革的实质缺乏统一认识,是造成军事改革混乱的主要原因

    大多数俄罗斯分析家指出,造成俄罗斯军事改革混乱的最主要原因是军队和政界领导人对军事改革的实质缺乏统一的认识。俄国分析家认为谢尔久科夫主持的第一阶段改革是错误的——“军事改革的进程由极少数领导人和执行者依赖其专业知识、个人喜好、有时候甚至是偏见来进行裁夺。”改革没有经过广泛的讨论,没有建立稳定有效的改革班子,技术官僚走马灯式的更换,没有人对改革的规划和执行最终负责。

    这种批判与俄同时推行文官担任国防部长治军是密切相关的。废除总参谋部的某些职能,将其置于国防部的领导之下,政府强力增强国防部长权威的做法本无可非议,事实上,俄军精英有着强大的行政和作战自主权传统,在改革中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阻力。

    虽然,文官国防部长强力推行改革避免了这一点,然而改革又缺乏懂军事的高级将领的支持与参与,改革的科学性和执行力遭到了严重削弱。

    例如,前空军总司令彼德•杰伊涅金在接受关于谢尔久科夫改革的采访时明确指出:“我不明白此次军队改革的意义和目的究竟是什么。军事当家人只是公布了改革方案和改革步骤,并没有给国人特别是广大官兵说明此次改革的目的和意义。大多数人还是一头雾水。这可不利于军事改革的深入开展。”

    后续上台的国防部长绍伊古虽然主要任职经历在政府,但担任过高级军职,可以说是一种对前任文官国防部长主持改革的某种程度的纠偏。

    从谢尔久科夫-马卡罗夫的改革到绍伊古的改革,尽管关于军事改革一些偏差已得到了修订,但其对改革实质问题的认识还未得到高度统一,未能形成科学的、清晰的“战略管理、战略规划、战略评估”体系,以至于前期埋下的恶果还在继续发酵,特别是对作为国防现代化建设基石的国防科研体系的冲击还在继续,以至于A•G•阿尔巴托夫院士急切呼吁:让已退役的最有智慧的军官重回部队,阻止对军事教育和科研系统的破坏。

    没有科学就无法建成现代化军队,没有战略研究就不可能形成适用于本国的“战略管理、战略规划、战略评估”体系。中国的复兴,需要我们保持冷静的大脑,保持清晰的认知,把改革建立在理性之上。

    另外,军事政治学家联合会专家亚历山大•佩伦吉耶夫关于立法保障的观点也是值得我们借鉴的。他认为,军事专家界只研究军事管理和军事社会问题是不够的,还必须仔细分析武装力量活动和改革的立法保障制度,以在军事领域发展法制和建立清晰的法律法规。

    (三)科研和国防工业领域的严重问题继续发酵,影响俄罗斯新军队建设的根本

    苏联解体以来,俄军军事科研领域的问题不仅没有得到重视而进行优化,一些良好的制度和资产反而继续遭到了削弱。在谢尔久科夫的基本改革纲领中,并没有将军事科研单独讨论,只是提到要将军事科研与军事教育整合。

    此外,俄罗斯分析家安德列•德米特里耶夫认为,自90年代以来的私有化浪潮中,国防工业领域中许多国防企业要么关闭,要么实际上脱离了国家的控制。“改革”的结果是责任分散,预算资金被大规模侵占。许多优质资产被廉价出售,腐败猖獗;资金支出不合理,没有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只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设计进行补充)。

    据国防部专家估计,尽管做了努力和呼吁,现代化装备在部队中所占的比例不超过20%,用于比较的数据是发达国家军队中现代化装备所占比例为60%-80%。

    不久前,俄罗斯政府宣布,未来五年将其他国防企业分阶段私有化是政府的重点计划之一。这种做法受到分析家痛心疾首地批判。总之,国防工业综合体未能从消耗资金的因素变为带动技术、生产及社会发展的因素树立为俄罗斯发展的关键性目标。

    安德列•德米特里耶夫认为,整体而言,苏联时代优秀的国防工业传统被抛弃。当前的俄罗斯国防工业功能、责任范围和运行标准不清、不停“改革”。相反,美国国防工业领域内有竞争,稳定而完全确定的所有权,一以贯之的专项计划、管理和监督原则,严格的拨款和竞争性挑选标准,有力地杜绝情报泄露。这倒与苏联时期优秀的国防工业体系更为类似。

    出现这种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上层缺乏清晰的战略认知与规划,军事建设也就出现混乱?;褂蟹治黾壹ち业靥岢?,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货币主义”立场,军事改革完全按照军事预算来进行投资,造成投资严重不足,这种立场一方面忽略了国防工业本身的造血能力,只把国防工业看成是经济负担,实际上以美国的案例而言,军事技术的发展带动GDP上升,增加就业岗位,军事技术的民用化带动了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另外一方面俄军改革投资成为预算的奴隶,没有看到改革滞后将造成严重的战略恶果,军事改革的投资应该在国家整体安全学说的基础上进行。

    安德列•德米特里耶夫最后建议,应该像当年苏联那样,首先预先确定未来战争和军事威胁的性质;然后修正军事学说,明确武装力量编制,制订新的军事建设计划和科研体系;

    三、对我军事科研和国防工业领域的改革启示

    一是认知决定行动。一方面相关改革构想必须建立在对战略规划和军事学说的广泛讨论和清醒认知的基础上。另一方面,要深刻认知军事科研和国防工业在社会经济中的角色是积极因素而非消极因素,美国当前和苏俄历史上都有过鲜明的案例。

    二是拆散容易建设难。对重点科研和工业机构的相关改革一定要慎重,优质资产、机构和制度一旦破坏极难恢复。

    三是要重视改革相关方的局限性。有必要建立独立的第三方改革评估和监督机构,减少改革推行者的个人偏见和利益集团的刻意阻挠对改革的负面影响。

     

    相关资料

    1、弗拉季米尔•德沃尔金、弗拉季米尔•奥斯特罗乌霍夫和米哈伊尔•博尔久科夫(ВладимирДворкин,ВладимирОстроухов,МихаилБордюков),《被试验的科学研究所》(НИИэкспериментов),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2014年第31期(Военно-промышленныйкурьер, Опубликовано в выпуске № 31 549  за 27 августа 2014 года)。参见原网址http://vpk-news.ru/print/articles/21567

    2、亚历山大•佩伦吉耶夫,俄罗斯武器”通讯社代表,军事政治学家联合会专家,《俄罗斯军事改革:现状与前景》Трудныевопросы о военной реформе в России,俄罗斯武器通讯社网站2013年7月12日。网址参见http://www.arms-expo.ru/049051124051050052048050.html

    3、阿列克塞•盖代等,俄罗斯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文献,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编译,《俄罗斯新军队》,辽宁出版社。

    4、俄罗斯伊兹博尔斯克俱乐部,《战争明天爆发!俄罗斯的武装力量和军事改革》文集(Коллекция Изборскоrо клуба“Завтравойна! Вооруженные силы и военная реформа в России.”)

    5、阿列克谢•波尔塔斯基,《没有目标和意义的军事改革》,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2009年3月13日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