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分手生怨恨 男子挥刀砍向前女友 2019-01-18
  • 山西平陆黄河湿地变身“天鹅湖” 2019-01-18
  • 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从不发生月环食 2019-01-17
  • 开年9个交易日 券商密集"拜访"112家上市公司 2019-01-17
  • 被"花式围猎"的贪官自述曾想做个驾驶员就很知足-要闻 2019-01-16
  • 中国国际游客赤字或超1亿人次,旅游企业呼吁签证便利化 2019-01-16
  • 当前位置 :

    中国籍武装人员向东南亚集中回流及下一步动向

    2017-09-26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江焕辉 反恐与海外安全简报(2017年第26期总第98期)访问次数:

    港龙彩票平台 www.seoforyahoo.cn 当前,随着ISIS组织在中东战场崩溃,其号召包含中国籍在内的各国武装人员回流到各地发动圣战,同时在基地组织分支下的东突人员(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istan Islamic Party,TIP))部分成员不愿继续留在叙利亚,也企图回流。在此条件下,近期中国籍武装人员会同多国武装人员向东南亚集中回流,围绕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这一恐怖活动中心串联开展活动,不同国籍的武装人员围绕菲律宾南部呈现一体化活动趋势,在此进行训练、中转、回流以及就地发动圣战。此形势于2017年5月底集中爆发,5月23日,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多处建筑物和要道被阿布沙耶夫以及马巫德恐怖组织占领,菲律宾军警联合部队遂实施清缴,战事持续3月有余,仍未结束。

    同时,中国籍武装人员正利用东南亚的便利地形条件以菲律宾南部为活动基地从陆路和海路两方面正向国内回流。

    一、ISIS组织多国武装人员集中回流东南亚

    (一)东南亚成为ISIS组织发展的重灾区,并且呈现一体化发展趋势

    近年,东南亚,尤其是菲律宾成为ISIS组织发展的重灾区,并呈现多国一体化发展的势头。此前,美国《纽约时报》称,印尼大约有500人试图去叙利亚加入ISIS,一些成功加入“ISIS”的印尼人在“协调”菲律宾、印尼的ISIS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2016年尽管菲政府在边境口岸采取的相关的管控措施,但由于技术手段、人力情报等原因,无法有效防止ISIS组织成员渗透到在菲律宾南部召募新血。

    同时,活跃于苏禄岛及马来西亚沙巴一带的阿布沙耶夫、摩洛国伊斯兰自由斗士、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祈祷团都已成为ISIS组织的东南亚分支?!督袢彰拦ā烦?,包括阿布沙耶夫、马巫德组织在内的十多个菲武装势力已宣布效忠ISIS,并形成同盟。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头目哈皮隆已被任命为该联盟的首领,与此同时,ISIS承认其是东南亚的“埃米尔”(阿拉伯语意为“酋长、君主”)。新加坡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表示,东南亚地区已有六十多个激进组织宣布效忠ISIS。

    (二)菲律宾南部恐怖组织基地已成为ISIS在东南亚回流和一体化活动的重要基地

    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负责人西德尼·琼斯表示,随着ISIS在中东地区的失败,其在主战场以外的地方发动暴力活动的愿望会更加迫切。“在东南亚极端分子越来越难以前往叙利亚的情况下,他们发现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是最佳选项”。菲律宾南部将为从中东冲突地区归来的东南亚极端分子提供庇护所,并成为他们重组、建立联系、培训和筹划行动的据点。

    当前,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三国的极端分子互动也越来越多。2016年印尼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棉兰老岛亲ISIS组织及其与印尼、马来西亚的关系》显示,马来西亚的一小部分武装人员加入阿布沙耶夫组织的一个派系;穆特组织的一个头目娶了一名“志同道合”的印尼女性。

    同时,“印尼ISIS”首领的巴鲁姆沙曾试图从菲棉兰老岛购买武器。2017年4月,菲军方在棉兰老岛南拉瑙省的一次行动中击毙37名激进分子,其中包括据称属于印尼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的3名印尼人和1名马来西亚人。

    2017年5月1日,菲律宾当局突袭南部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基地时,发现了一本印度尼西亚护照。对于在菲律宾南部恐怖分子基地发现印尼护照,印尼警方发言人斯通普表示:“印尼境内的一些恐怖分子曾在菲律宾南部受训,并与阿布沙耶夫组织有关系。”印尼国家反恐局主任哈米丁透露,“ISIS组织近年来一直召集东南亚武装分子在菲律宾南部进行恐怖训练,除了印尼,还有马来西亚、孟加拉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武装分子都聚集在那里训练。”

    2017年5月23日,菲律宾棉布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多处建筑物和要道被阿布沙耶夫以及马巫德恐怖组织占领,菲律宾军警联合部队遂实施清缴。枪战中有12名武装分子被击毙,其中6名是外国人,包括来自马来西亚、印尼和新加坡国籍的武装分子。

    (三)恐怖组织围绕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一体化发展的地理因素

    印菲两国当局担忧印尼武装分子和菲律宾南部阿布沙耶夫组织之间的合作可能趋于紧密。由于印尼和菲律宾两国的海域边界线很长,而边防力量又有限,印尼武装分子可轻而易举进入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地盘,菲律宾当局无法得知这些武装分子的确切人数,因为他们都是非法入境,因为免签证政策,武装分子可自由进出菲律宾。

    印尼移民局在靠近菲律宾南部地区的北苏拉威西棉加斯岛和马洛勒岛各有一个边境关卡,当地人一般会通过这两个关卡进入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巴鲁特和蒂班班。而这两个关卡无法有效防止印尼武装分子进入菲律宾,因为当地人只要持有边境通行证即可入境菲律宾,根本无需护照。同时靠近菲律宾边境的印尼北苏拉威西海域长期缺乏人手防卫,因此,多年以来印菲两国的恐怖分子一直利用传统海路进出两国。菲律宾恐怖分子也利用这两个关卡进入印尼,最后会到中苏拉威西省波索市加入当地武装组织,上述组织还通过这两个中转站走私武器。

    印尼警方透露,当地恐怖组织还计划在印尼摩鹿加群岛(Maluku Islands)北部的哈马黑拉岛(Halmahera)建立武装基地。印尼反恐专家指出:武装分子选择哈马黑拉岛,主要是因为它位置偏远,只有乘船才能抵达,且该岛与菲律宾南部的一些小岛距离不远,方便两国武装分子前往。

    二、对中国的影响

    近年,中国籍“圣战”成员一度非法出境从东南亚中转前往中东,与东南亚恐怖组织关系密切,在东南亚武装分子集中回流的大趋势下,势必出现同流现象。随着菲律宾南部的恐怖组织训练基地将成为ISIS战略转移和战略支撑的重要支点。中国籍武装人员将以菲律宾为地缘支点,融入ISIS在东南亚的恐怖组织的联盟。

    (一)东南亚持续成为中国籍“圣战”成员往返中东,取陆路偷渡回国的中转地

    近年,中国籍“圣战”成员一部分赴叙利亚和伊拉克直接加入ISIS或基地组织,另一部分是到东南亚参加ISIS组织在当地的分支。由于新疆边防管控严密、有效,而中国南方边境地区地理地形特殊,所以他们会选择广西或云南偷渡出境。偷渡团伙有着严密的组织体系和偷渡网络,内部分工明确。偷渡路线是从陆路或水路经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菲律宾等国,最后从马来西亚等一些国家前往土耳其,偷渡人员被送至土耳其后,不少人进入叙利亚参加所谓“圣战”,而在偷渡途中一旦遇到阻拦,偷渡人员往往就地“圣战”。在中东战场参战人员又逐步回流到中国和周边地区,在这一过程中,偷渡路线的构建和使用已经十分成熟。

    根据情报显示,中国籍武装人员从陆路回流的偷渡路线有二。

    一是马来西亚(或印尼)-菲律宾训练-柬埔寨—泰国-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地区-云南。偷渡者主要瞄准了东南亚地区陆地边境管理较宽松的漏洞,一直无法对该地区实行有效管理,因此这里也成了偷渡者的天堂。中国籍武装人员成员从印尼或马来西亚逐渐向泰国南部、柬埔寨等地转移,从泰国北部边境地区辗转进入缅甸,从缅甸北部的少数民族地区进入云南。

    二是马来西亚(或印尼)-菲律宾训练-柬埔寨—越南-广西。这条路线与云南入境路线的情况类似,与多个东南亚国家有陆地接壤的广西也在近几年成为新疆偷渡者青睐的跳板。虽然东南亚国家并不是这些偷渡者的最终目的地,但是他们依然将东南亚视为最理想的偷渡中转地。这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东南亚国家之间的陆地边境口岸普遍“不设防”,偷渡客往往畅行无阻。第二,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印尼等国都是ISIS家,泰国、缅甸等国都有数量不少的穆斯林聚居区,他们在宗教心理上天然的同情这些中国籍偷渡者。

    (二)菲律宾南部成为新疆武装分子的训练基地,可能就地参战

    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武装长期盘踞在菲南部苏禄省及巴西兰省等地,其在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训练基地,被称为胡代比亚营地,这些成员会在营内接受格斗、城市作战、肉搏战等训练、并教授如何设置军事装置、制造简易爆炸装置、以及如何拆卸武器。阿布沙耶夫组织与“基地”组织是共生关系,在培训武装人员和暴力恐怖分子方面得到了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大力支持。菲律宾南部已经变成了该地区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的一个主要的训练基地,他们培养的炸弹专家在这里结业。根据情报显示,一直以来“东突”组织将其人员派遣至胡代比亚营地参加军事训练。在训练结束后多次派遣这些人员潜入中国新疆建立暴力团伙,进行爆炸、暗杀、投毒等暴力恐怖活动。

    (三)东南亚持续成为中国籍武装人员取海路偷渡回国的中转地

    1、从境内来看,东南亚与国内偷渡组织一体化作业趋势明显。

    当前,东南亚与国内偷渡组织团伙出现跨国、跨省联合趋势,从海南、广东省和福建省边防查获的偷渡案件和掌握的情况看,境内外、省内外勾结作案明显增多。偷渡组织者采取的是境内外组织、境外备工具、境外保过境的办法,成批整船集体偷渡的办法,规模越来越大,或分批集中控制偷渡人员,以防泄漏消息;或利用外轮、台轮和“三无”船舶从事偷渡活动,偷渡活动的组织花样翻新,增加了反偷渡的复杂性。

    2、从境外来看,东南亚海域偷渡条件优越,偷渡行业发达。

    围绕菲律宾南部恐怖组织训练基地这一核心中转地,一方面马来西亚仙本那前往菲律宾的海路偷渡方便,另一方面印尼和菲律宾两国的海域边界线很长,而边防力量又有限,此外,陆上边境关卡只要持有边境通行证即可入境菲律宾,根本无需护照。地形和边防情况导致菲律宾存在大量非法移民。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南部边境海域的偷渡热点地区蛇头人数众多、活动猖獗,绝大多数的偷渡者都是在蛇头的安排下偷渡出去的。

    3、中国籍武装人员海上偷渡路线分析。

    根据情报显示,从近期查获的从东南亚边境海域的中国籍武装人员非法入境和转道海南??诘陌讣纯?,东南亚的偷渡活动具有组织化、职业化和网络化特点。偷渡犯罪团伙内部组织严密,分工复杂,国外蛇头负责招募偷渡人员,国内蛇头负责运送并安排,形成一条龙的组织偷渡产业链条,逐步衍生出境外组织、??刂富拥纫幌盗凶咚酵刀墒侄?。根据2016年公安海警相关部门的反映,已经截获企图通过舟山海域偷渡进入东部沿海大城市进行活动的中国籍武装人员。

    根据当前武装分子回流的现状以及偷渡条件,中国籍武装人员极有可能通过以下海域路线偷渡。

    一是从马来西亚或印尼入境,偷渡到菲律宾南部训练基地实施休整或训练后,从菲律宾南部边境海域偷渡到广东潮汕或福建海域。

    二是从马来西亚或印尼入境,偷渡到菲律宾南部训练基地进行休整或训练后,再偷渡到泰国边境,从泰国边境海域偷渡到海南边境海域。

    三、对策建议

    当前,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及周边地区成为包括中国籍在内的多国恐怖分子回流训练和活动的中心。同时,近菲律宾南部苏禄海、马来西亚沙巴州和印尼婆罗洲附近的水域成为海上恐怖活动的中心。海盗及海上恐怖活动已使相关水域中国籍船只和游客面临高风险,海上偷渡给中国防范新疆圣战人员回流造成境内安全构成直接威胁。然而,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虽然有强烈的海上安全合作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需求和措施,但由于三国力量有限,效果不佳。因此,海上安全成为中国介入东南亚地区非传统安全合作的入手点。

    2017年2月,菲律宾媒体报道,为了阻止该国南部海域极端组织和海盗势力扩张,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经请求中国派遣海警船在通过马六甲海峡和苏禄海的国际水域上巡逻,以维护海上贸易秩序。2017年5月4日,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称,在菲总统杜特尔特表达出与中国举行联合军演的意愿后,菲安全官员将着手研究与中国签订《军队到访协议》等相关必要程序,以便让菲中联合军演能顺利举行。

    基于反恐防回流、海外利益?;?,以及地缘战略三个方面,中国可考虑进一步积极响应菲律宾的请求:

    一是地区国家无法有效应对恐怖主义威胁。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三国海上安全力量有限,无法阻止海上恐怖/海盗活动,无法控制海上偷渡活动,而中国在索马里海盗维和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能力介入地区事务。

    二是中国在该海域有巨大的海上贸易运输量,面临直接威胁。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海域是海上交通要道,与其相连的苏拉威西海则毗邻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三国,连通西太平洋、南海和东印度洋,不适合在马六甲海峡通航的大型油轮等船舶,通常经过这一海域进入南海。而且,“两苏”海域还是除宫古海峡、巴士海峡等之外,前往西太平洋的重要航道,特别是锡布图水道。位于菲律宾南端与马来西亚沙巴州之间的锡布图水道宽29公里,是连接澳大利亚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最快速航道,每年有多达13000艘船只往来航行。

    在地理位置上,锡布图水道在中、日、韩三国与澳洲的贸易往来中占据非常重在地理位置。根据亿海蓝大数据平台统计,2016年全年经过锡布图水道共计12665艘次,目的国或始发国为中国的航次占比为64.22%,占据半数以上。其中,航次目的国前三的为中国、澳大利亚、印尼,分别为38.78%、22.36% 和 17.12%;航次始发国前三的为澳大利亚、中国、印尼,分别为28.85%、25.60%和21.40%。

    然而锡布图水道已经成为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的重点活动区域,威胁中国海外利益。

    三是与菲律宾加强海上合作有利于管控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并有利于削弱域外其他大国的影响。中菲在海上安全的深入合作有助于缓冲安全领域的冲突。此外,2017年2月,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透露,马尼拉计划要求其长期盟友美国到菲南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给海盗来个下马威。同时,菲律宾棉兰老岛地区马拉威市的反恐作战持续三月仍未结束,这也说明了菲律宾急需大国支持。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